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老年茶馆>>

共有 35 位读者读过此文 【选择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自动滚屏】【图片滚轮变焦】

平望溪港老街(黄酉林)

发表日期:2021年3月3日   作者:黄酉林 【编辑录入:base

最近,毕业34年在苏州工作的87届学生马明星,热情邀请当年的老师到他老家溪港古村作客,盛情难却,退休已经13年的我,兴高采烈应允而去。

平望溪港古村在平望镇西北15里外的溪港村,历史悠久,人文荟萃,2008年,被列为苏州市历史文化名村。

溪港老街被韭溪一分为二,两岸民居,商铺依韭溪河而建。老街全长近百米,南北走向,街道大部分用青砖侧铺,少部分用条石铺就,地下有下水道。韭溪两岸筑有石驳岸,河埠错落有致,河中间有一座典型的江南石拱桥——东林桥。东林桥堍是当年溪港老街最繁华热闹的地方,桥两岸的老街上店铺林立,不但有日用百货,烟杂店,肉店,茶馆,酒店,药房,米行,水果行等,还有竹匠坊,箍桶坊,铁匠铺,理发铺等服务修理行业。河东老街沿河为街道,路面宽3米左右,店铺朝南而建。
    老街至今还保存着吴江市文物保护单位刘猛将军庙和吴江市文物控制单位周家厅和李八爷旧宅等文物古迹。新中国成立后,平望供销社,平望邮电局,平望医药商店,平望信用合作社等国营集体企业均在溪港老街设置分部。河西老街街道两旁为店铺,街道上方为砖瓦廊棚,可为行人遮风避雨,街道仅宽2米左右。20世纪80年代前,老街上有闻名江南的卤菜店,出售熏麻雀,太湖野鸭等特色菜,生意相当兴隆。老街更具有特色的是茶馆,不长的老街上竟有7家茶馆,吸引着来自四方的茶客。茶馆不但设有清晨早茶,早饭后的饭茶,还有下午茶,节日有夜茶,春节时有橄榄茶。茶馆里没有精美的茶具,也没有高档的茶叶,茶客们来此喝茶只是作为休闲,他们畅谈着新闻轶事,消磨着积累的疲劳,接受着自然的娱乐。老街呈现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
    改革开放后,特别是1985年平望至溪港的公路通车后,溪港老街的商贸一落千丈。原来在老街经商的居民迁移到平望镇,原来的店铺也逐渐搬迁到平溪公路旁。目前,溪港老街的基本格局还在,但那曾“岸上商贾云集,桥下百舸争流”的江南富庶图已难觅踪影。
    溪港的名称由韭溪河而来。据说清朝光绪年间平望镇黄兆柽编纂的《平望续志》记载:“韭溪,越伐吴,方回食,谍知吴杀胥,即进兵,弃韭于溪,故名”韭溪坐落在太湖之滨,地方偏僻,人口稠密,风光秀丽,景色宜人,在平望的志书中,记载了“韭溪八景”平沙落雁,芦渚新涨,远浦归帆,溪桥晚眺,东林精舍,龙舌渔翁,唐塔灵祠,耕读夜泊”。溪港老街至今保留较为完整的古迹有东林桥,大庆桥,刘猛将庙,周家厅,李八爷古宅等景观建筑。
    东林桥,拱形单孔,花冈岩条石砌。初建于元代,后来被洪水冲毁,明嘉靖二十四年,当地人钱严出资修建。清顺治,嘉庆年间两次重修,至今保存完好。桥石上有对联一副“浩渺波光涵笠泽,参差帆影接莺湖。”不但突出了东林桥的突殊地理位置,更描绘出了江南水乡的诗情画意。
    大庆桥,又名韭溪桥,明永乐十七年里人吴思成建。清乾隆元年和同治8年重修。民国十一年(1922年)由丝商捐资重建。桥石上有一副对联“水通笠泽波光远,地接枫江秀气多。”大庆桥北就是太湖,史志上记载秦文元有“溪桥晚眺”诗:
         渔唱声中月上迟,金湖烟水时吞时。
         寻诗夜梦桥边坐,七十二峰来索诗。
    刘猛将军庙,又称刘王庙或东林祠,祭祀元朝刘猛将军。刘猛又名刘承忠。江南地区农作物是农民的命根子,而蝗虫经常危害庄稼,给老百姓带来灾难。刘承忠就带领百姓驱逐蝗虫,消除灾害,得到百姓的爱戴。他死后,江南各地都建庙祭祀。吴江地区都有祭祀刘王的风俗。正月十三,乡人在田中立长竿,用篙筱夹爆竹缚在上面,旁边设立刘猛将军的神位,香烛果品供奉在旁边,更有赞神曲一边拜一边唱,四周锣鼓的声音不断。还有好事的人,买了雪炮远远的向长竿射去,称打田材。从黄昏一直到半夜,也有的到天亮。溪港的刘王庙建于元代解放前庙宇的规模还很大,有十几间僧舍,院里有参天的银杏树。由于年久失修,寺庙日渐破败,至今只保留部分建筑。2009年吴江市文化局拨款对刘王庙进行维修,现存山门和刘王殿各三间,山门墙上砌有“禁赌牌”一块,建筑面积470平方米,刘王庙将逐渐恢复昔日的面貌。
    周家大院坐落在老街的一条弄堂之中,很小的墙门洞里隐藏着一个不小的庭院,围着天井是典型的江南民居建筑,高大的雕花门楼,精致的雕刻,透露着周家的富足。走进门楼是周家的后厅,木头格子翻窗,中间是正厅,东西各有两个偏厅,分上下两层,向南也是一座更为精致的雕花门,走进门楼是周家前厅,现已被拆。周家厅美名为“走马堂楼”,现保留建筑面积800平方米。
    李家宅楼在老街南面,这是民国时期的建筑,四大开间门面,砖木结构的二层楼房,玻璃长窗,显示着当年的豪华。主人李恩常,人称李八爷,解放前曾任吴江县参议,在全县很有声望。
    溪港老街曾隐居了一批地方名流。清朝惊隐诗社的中坚力量,作《明史记》后因南浔明史案牵连而被清廷杀害的潘柽章,吴炎就曾隐居溪港,潘柽章写有《卜居溪港》诗:
         物情欣解冻,我意在寒冬。
         三经霜前菊,扁舟雪夜镫。
         流离存卷佚,贫病倚良朋。
         喜得南村伴,相携醉石藤。
    溪港老街也出了一批文人雅士,特别是秦氏一门,在溪港可以称谓望族。清光绪《平望续志》中记载详尽。秦景昌,秦时昌,秦篁,秦彬,秦清锡,秦毓华,秦钟瑞,秦丕烈,秦守诚,在江南很有名声。现代著名老中医秦东园也是在溪港出生,解放初期他与黄德亨,王二仁等创建平望联合医院,还在梅堰,秋石,平南,溪港和胜墩五地建立妇幼保健站。

岁月的长河把溪港的历史永远地留在了过去,而老街上的石桥、小河、寺庙、废墟都掩藏着无比动人的故事与传说。

 


1
  • 上一篇:意义深远 信心满满 催人奋进(蒋坤永)
  • 下一篇:唱支山歌给党听(黄酉林)
  •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